枯骨无言兮

暗杀者(2)

隐藏,出击,搏斗,绞杀。一切的一切都在黛的意料之中,只是,收好弦丝的黛皱了皱眉头错觉吗?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,这个伊藤若一给他一种诡异的感觉,难不成这个是替身?不对!看他刚刚的身手应该不是替身,难道……想到某种可能黛拿起手机给一个人打了电话

“呐,黛,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一个余音袅袅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

“梦,帮我查一下伊腾若一这个人”

“怎么了?他不是你这次的任务吗?委托方没有给你资料吗?”

“给了,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而且他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怀疑是喋血里(杀黛父母的组织)的人”
“喋血?!好,我现在就帮你查!明天整理好了就发给你”

“嗯,等你的消息”

“千寻,你最近训练不太专心是怎么回事?”训练时,赤司叫住了黛

“啊,没什么”

“我去,黛前辈你什么时候来的?!不要整天都神出鬼没的好吗!”

黛一脸无辜“我一直都在这”

“哎!是,是吗?”

“呐,小征,这次的学园祭我们篮球部抽到的是反串”

“咳!咳咳!”正在喝水的根古武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被水给呛着了“玲,玲央,你在开玩笑吧?”

“对呀!对呀!玲央姐,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!我们篮球部可全都是男的啊!你让我们穿女装去表演节目这怎么可能?”

“……”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

“玲央,反串需要多少人来表演”

“小征,不多,只需要4个人就可以了”

“训练结束,明天抽签决定是那些人去表演”

“嗯,那我先回家准备一下抽签的材料”

立海大改篇笑话

新年过了两个星期,切原爸爸带着切原去拜访一位朋友。见面后,切原爸爸给切原介绍:“这是你叔叔,给叔叔拜个晚年吧!”切原立即朝着朋友鞠了一躬:“叔叔,祝你晚年快乐!”


长大之后的柳生在一家医院当了医生,一次,柳生问病人是怎么骨折的,病人答:“我鞋里有沙子,就扶着电线杆抖鞋。我抖啊抖……有个人以为我触电了,抄起木棍就给了我两下。”


切原妈妈有个骨瓷水杯,一直当宝贝。一天,切原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,急忙向爸爸求救。切原爸爸淡定地说:“别慌,我知道哪有卖一模一样的,我都打碎两回了……”


开学前补考,切原进到考场后发现里面有两个人。切原问:“就咱们三个补考吗?”其中一个人摇摇头:“不,我们俩是监考的。”

暗杀者

小千,快过来!妈妈今天教你催眠

千寻,过来练习弦术

小千,你要答应爸爸妈妈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要好好活下去

小……小千……记住答应……爸爸妈妈……的……的事

“妈妈!”躺在床上的一位银发少年睁开眼猛的坐了起来,额上冷汗直冒“是个梦啊”下床走向浴室,镜面中倒映着一张冷俊而略显苍白的脸,能勾人心魄的银色凤目中翻滚着仇恨,他一直无法忘记在自己8岁时父母为了保护自己而被那个人杀害的事,也一直无法忘记母亲死前拉着自己的手让自己好好活下去,为了查出那个人背后的实力而做了赏金杀手,从而打探情报,虽然母亲的本意是让自己不要复仇,但活下去和复仇并不冲突不是吗?
“叮叮叮”手机所传来的声音打破了黛千寻的回忆,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,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下滑动着,看着委托方传来的资料,伊藤若一,杀手榜上排名第五名的血莲都没能杀掉的人,看来实力不错,但也仅仅是不错而以要杀他自己还是有很大把握的
结束了一天的课程,“黛前辈,下午好!”背后猛烈一沉把正在思考的黛千寻给吓了一跳,一个条件反射抓住叶山的手臂来了个过肩摔“碰”“痛!黛前辈为什么要摔我?”“啊,抱歉,本能反应”“千寻,这是你今天的训练任务”“啊,知道”拿好训练单心无旁骛的进行一天的训练
,在黛千寻走后“呐,赤司司,你刚刚看见了吗?黛前辈刚才那样好帅,好厉害!”“小太郎,看今天你体力蛮好的就把训练翻2倍吧”“啥?别啊!赤司司我错了!”

夜晚来临,暗杀开始,猎物,准备好迎接死亡吧

第一次写文,有那里写的不好的地方就请大家提出来,我会努力改正的,谢谢!